曰寨资讯
曰寨资讯
曰寨资讯 > 财经 > 造车新势力的2019生死劫:缺钱、亏损、官司、质量门、个位数

造车新势力的2019生死劫:缺钱、亏损、官司、质量门、个位数

2019-11-02 11:06:40
9月25日,据同花顺数据显示,生物医药概念股整体跌幅为2.44%,122支个股中,107家呈下跌,资金净流出22.7亿元。其中,博腾股份、科恒股份惨遭跌停,信立泰、京新药业、泰合健康、天士力、华润双鹤

武笑羽文艾金融新闻社

编辑|张硕

这篇文章最初是由人工智能财经制作的。未经允许,请不要从任何渠道或平台转载。违反者将被起诉。

9月24日,百度热门搜索榜上的“威来汽车四年亏损400亿”。

威来汽车第二季度末的财务报告显示,威来第二季度收入为15.08亿元,同比下降7.5%。股东净亏损32.85亿元,高于分析师此前预期的29.44亿元。这意味着,自2014年威来成立以来,四年累计净亏损将超过57亿美元(405亿元人民币)。相比之下,特斯拉花了15年才达到这一损失。

受分析师损失预期的影响,9月23日,威来股价下跌10.53%,总市值为28.63亿美元,比首次公开发行(IPO)下跌逾30亿美元,比去年119亿美元的峰值下跌逾70%。财务报告发布后,9月24日开盘后,威来的股价一度暴跌28%。当天结束时,股价收于2.17美元,下跌20.22%。

即使魏莱是这样,其他新的汽车制造日子也不容易。

不可忽视的是,在资本、大规模生产和质量等现实问题面前,新汽车制造商的淘汰赛正在开始。许多分析师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今年和明年,这些电动汽车初创企业将面临大量重组。

无法解决的资金短缺

事实上,自今年年初以来,新车制造商已经感受到了汽车市场和资本市场的寒意,使得生活越来越困难。

持续亏损迫使李斌采取措施优化成本。李斌在8月22日的一封完整的内部信函中写道,“根据进一步的精益运营计划,到9月底,公司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1200人,调整后的公司人员规模约为7500人”。“当我们加入伟时,我们都有很多期望。这种调整会让许多同事感到悲伤和失望,”字里行间透露出李斌的困境。

裁员或确保生存的绝望措施。为了生存,魏莱今年8月卖掉了fe赛车业务,并计划剥离收费业务。9月5日,威来汽车提交监管文件,宣布公司计划发行新一轮2亿美元可转换债券。创始人兼董事长李斌和腾讯各认购1亿美元,预计将于9月底完成。这也被业界视为威来的“生命线”。

也有前途的汽车陷入类似的困境。据了解,未来的汽车已经通过股权和债务融资共筹集了30亿元。去年8月,k50上市时,董事长鲁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多钱多钱的做法和少钱少钱的做法对每个企业来说都是不同的。至少20亿元足够未来的汽车使用。

然而,一年后,未来面临金融危机。在接受《国家商报》采访时,这位有前途的负责人透露:“未来汽车的20亿元已经用光,后续资金将推迟1至2个月。从母公司收到资金的延误给公司的运营带来了很大压力。”最近,更多消息称,由于资金压力,从新三板退出市场的母公司长城华冠目前有意转投SciDev.Net..

作为中国第一个大规模生产的电动超级赛车,售价超过70万元的k50也是一个尴尬的任务。上市一年后,即今年8月,未来的k50以3辆车的交付而告终,市场份额不到1%。2018年,其销量仅为59辆,在新车制造商中排名最后。

“工程师”鲁群曾将未来的k50视为“突破燃油汽车市场的子弹之一”。但现在看来,子弹能飞多远仍然是一个难题,汽车的未来仍不确定。

"今年整个行业的巨大变化使所有企业都进行了自我调整."巴吞汽车公司首席执行官丹尼尔·克尔彻(daniel kircher)在接受ai财经采访时表示,巴吞汽车公司自今年1月以来已经为今年确定了四大任务:确保大规模生产;融资;成本控制;核心团队是稳定的。

虽然市场是事先预测好的,但巴汀的生活也不容易。首先,联合创始人毕福康突然离职,原定于6月底由百腾完成的C轮融资未能如期到位。计划于年中在重庆开设的第二家店铺也被搁置。同时,百腾优化了近200名员工,涵盖公关、营销等领域。“裁员”和“缺钱”的谣言开始笼罩着巴吞。

百腾首席事务官丁庆芬(音译)告诉ai财经,考虑到当前的环境,员工优化是百腾的明智选择。整个过程公开透明,团队在有效控制成本的前提下保持更高的效率。与此同时,巴吞还在为大规模生产招聘和引进关键职位和优秀人才。

"每天创业都非常困难。"我相信新造汽车的每一个成员都会对丁庆芬的话有同样的感觉。

好消息是巴吞最终等待了约5亿美元的碳融资。投资者包括一汽集团、江苏省政府工业投资基金和南京市政府工业投资基金。戴雷表示,C轮融资足以完成第一辆车的大规模生产,而D轮融资将很快启动,以支持生产后的营运资本以及第二和第三辆车的研发成本。

与戴雷分道扬镳的“宝马i8之父”毕福康于9月3日加入资金更紧张的公司ff(法拉第未来),成为全球首席执行官,距加入艾康尼克还不到6个月。Ff创始人贾跃亭辞去首席执行官职务,成为首席产品和用户官。

这也意味着贾老板正在通过合伙制度将ff控制权从他个人手中转移到“合伙人委员会”,老贾真的放手了。在此之前,贾跃亭毫不犹豫地与恒大分手,恒大“已经接受了8亿美元的输血”,原因在于控制问题。据腾讯报道,如果索罗ff要如期生产ff 91,至少需要5亿美元用于输血。

此后,ff先后与第九城市签署了合资协议,并从商业银行桦树湖联营公司获得了2.25亿美元的债权和信托融资。然而,这些资金仍然不足以让ff 91实现大规模生产交付。

由于贾乐班被列为“老莱”,许多银行此前已明确表示,它们不能接受ff的实际控制人贾悦婷,这使得ff的融资更加困难。与此同时,根据第一份电气报告,一些内部人士透露,到目前为止,虽然已经与投资者进行了多轮接触,但没有真正的战略投资者准备进入。人们普遍担心贾跃亭的多重债务会影响整个公司的安全和健康发展。如果贾跃亭不原地移动,管理层进入的可能性相对较低。

这也是贾跃亭愿意隐退并交出ff控制权的原因。

当ff的资本链紧张时,毕福康将专注于促进ff正在进行的融资活动。同时,领导团队将全力为ff 91电动汽车的大规模生产做准备,完成ff 81智能电动汽车的研发,ff 81智能电动汽车是下一款豪华大规模生产汽车。

毕福康加入ff 16天后,ff官员略显乐观,但仍表示资金缺口接近10亿美元。“预计融资成功后9个月内实现ff 91的量产交付,尽快完成ff 81的公开发行,为威来车型和下一代核心技术的开发做准备,融资完成后12-15个月内实现ipo。”Ff表示,现阶段对资金的需求也将从最初预计的20亿美元大幅下降至8.5亿美元。

不容忽视的事实是,面对巨额亏损和长期回报,资本已经动摇。去年,肖鹏汽车还承诺,到2019年底,将利用各种形式的股权和债权完成300亿元的融资。事实上,到目前为止,小鹏上一轮融资仍保持在去年8月的40亿元人民币,累计融资140亿元人民币。

早在今年3月,基石投资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张伟就发表了一篇文章“为什么没有值得投资的新的汽车制造力量?”他尖锐地指出,2019年将是新汽车制造力量的最后一年:“新力量是成熟资本的产物。没有政策和热钱的支持,就没有出路。”

回到两年前,热钱涌入,甚至华夏幸福、万达和其他与汽车无关的公司也试图赌博。制造汽车的梦想被视为“行走的摇钱树”。据一些媒体统计,从2015年到2017年上半年,中国有200多个新能源汽车生产项目,投资1026.2亿元。

如今,资本确实逐渐恢复平静。根据车易网的数据,2018年新能源行业的总投资为1294.4亿元,比2017年下降了66%,2019年的情况预计不会好转。

新麻烦

积累了230多亿元融资的威玛汽车公司并没有经历“资金短缺”,而是刚刚陷入新的困境。一场诉讼揭露了吉利和威尔玛之间的商业纠纷。

最近,吉利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起诉了新汽车制造商威尔玛汽车公司。本案诉讼标的高达21亿元,被认为是国内知识产权领域诉讼金额最大的商业纠纷案件。

吉利是中国自有品牌的领导者,2018年销量超过150万辆。李书福甚至把“让中国汽车环游世界”视为吉利的愿景。威尔玛是制造汽车的新生力量的代表。尽管此案最终在私下审理,但新旧势力的正面冲突仍让两位主角备受瞩目。

据央视新闻报道,吉利起诉了马薇汽车旗下的四家公司,包括马薇汽车科技集团、马薇智能旅游科技、马薇汽车制造温州公司和马薇新能源汽车销售公司,称马薇抄袭了其车型并提供了经济补偿。收回威尔玛申请的专利。

有争议的车辆是吉利gx7、愿景suv和ex5,目前正在出售。据探索汽车市场引用的消息来源称,双方都采用了相同的车辆平台。在魏玛研究所的试运行期间,视觉suv的白色车身安装在魏玛ex5的底盘上进行试运行。威尔玛ex5的轴距与吉利gx7的轴距完全相同,而车轴之间的差异仅为4.2厘米..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加入威尔马汽车的联合创始人侯海静曾是吉利集团副总裁,负责gx7车型的生产,同时也是Vivision SUV产品集团的领导者,负责Vivision SUV的研发。

作为威尔玛汽车的创始人,沈晖离开吉利已经超过4年了。卸任前,沈晖曾是吉利副总裁、沃尔沃全球高级副总裁兼中国主席。

沈晖曾经在吉利打了一场“蛇吞大象”的硬仗。作为负责人,他带领团队于2010年8月成功收购沃尔沃。面对多年亏损的沃尔沃,沈晖上任后扭亏为盈。在决定创业之前,沈晖曾经说过:“我比我高李书福。他是董事会主席。我不能获得比主席更高的职位。”

威尔玛成立时,许多核心员工都在吉利汽车工作过。沈晖在2016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威尔玛有200多名核心员工,都是以前的同事。据报道,这一次吉利还将包括沈晖和侯海静在内的100多名前吉利员工告上法庭。

沈晖在9月1日的一封内部信件中写道,“作为一家初创企业,我们需要加强R&D的投资和用户价值的创造。不怕寒冷的冬天,不怕部队的挑战,更不怕抵抗推动变革。”这句话也被解释为对诉讼的回应。

挖掘新车是圈子里的秘密捷径。毕竟,打磨汽车需要工匠的精神。站在新车制造商面前,仍然存在诸如底盘、电池安全性和耐用性等专业技术问题。然而,这也给他们的内心增加了“新的麻烦”。

就知识产权而言,这些新造的汽车已经数次与科技巨头分离。2019年3月,特斯拉起诉肖鹏自动驾驶感知项目负责人曹广智,称曹广智复制了30多万份与自动驾驶源代码相关的文件,并提供给肖鹏窃取与自动驾驶相关的商业秘密。去年,苹果公司还对一名前员工提起诉讼,指控其窃取公司自动驾驶相关信息。这名员工离开苹果后也加入了肖鹏汽车。

2017年12月,百度以侵犯商业秘密的名义起诉百度汽车事业部前总经理王锦和他创立的池静科技,要求王锦和池静科技停止相关侵权行为,并向百度公开道歉,赔偿百度5000万元的相关损失。

提到池静百度的最后握手,吉利这次不太可能赢。据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专门研究所李军辉接受《财经》采访时表示,吉利可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审查与无效宣告部提出专利无效宣告请求,申请威尔马的授权专利。如果是专利纠纷,你可以在诉讼中申请强制令,但商业秘密案件的可能性可能很小,因为商业秘密本身首先需要证明。在宣布无效之前,应视为有效。

吉利起诉威尔玛的案件尚未由法院裁决。然而,一个真正的问题是,寻求10亿美元融资的威尔玛可能会影响其融资速度。如果吉利真的成功索赔21亿元,那威马的生存将变得越来越困难。

产品的严重损伤

尚未逃脱诉讼的威尔玛又陷入了新的困境。

9月23日上午9点左右,一辆威尔玛汽车在温州一条高速公路附近着火。根据车主的记忆,烟开始从汽车的扶手箱和座位上冒出来。在开门寻找灭火器的过程中,车内开始燃烧,明火出现并逐渐蔓延,最终导致整辆车燃烧。

威尔玛汽车公司的官员后来回应说,威尔玛首先联系了车主,并派专业人员到现场协助处理。消防部门报警后,大火很快就被扑灭了。车载电池组未发生火灾或爆炸,事故未造成人身伤害或其他财产损失。目前,威尔玛正与消防员合作调查事故原因,后续情况将及时公布。

一些分析师表示,威尔玛的自燃不是由电池本身的安全性引起的。然而,电池等安全问题引发的事故正在慢慢扼杀市场对新车的耐心。

在4月22日之后的60天里,es8汽车在Xi、上海和武汉发生了3起自燃事件。“三味真火”引起了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关注。6月27日,魏莱宣布召回约8辆es8,共计4803辆汽车。

这给了魏阿来“沉重的打击”。这次召回的es8数量已经占到威来交付车辆总数的30%左右。

在es8自燃调查报告中,魏莱将问题指向nev-p50模块电压采样线束。魏莱官员表示,所有召回的车辆将免费更换为带有nev-p102模块的电视包,以消除上述安全风险。魏莱7月份的销售也受到直接影响,交付了837台。

在路的另一边,在老爷车车主因新车上市的迭代而引起不满后,用户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抱怨肖鹏的汽车质量问题。

9月,在成都车展媒体日现场,肖鹏汽车的g3车主穿着维权t恤,来回走着保护自己的权益。t恤正面写着“肖鹏的车质量差,不能反复修理”。t恤的背面指责它不能用国家电网充电桩给汽车充电。

8月份,小鹏g3的一部分反映出车辆挡泥板处的隔音材料实际上是用钉子固定的。根据行业消息来源,汽车车身底部是工作条件相对恶劣的部分。高温、摩擦、耐水性等条件需要充分处理。用订书钉等材料固定隔音材料并不意味着这一过程不符合标准,但主流制造商基本上不符合标准。

同一个月,一名用户在微博上报道说,一辆在广州共享出行的小型彭车g3在出行时撞上了绿化带的混凝土护栏,并被怀疑损坏了车轴。然而,一些彭在行驶后否认“断轴”,称事故是由驾驶员粗心驾驶造成的,导致左前轮与路基相撞,造成左前轮、轮毂和悬架损坏,没有断轴。然而,肖鹏没有解释事故中暴露的g3转向节和轮毂的质量问题。

制造汽车并不总是一个只能由资本运营的游戏,而是最终取决于产品在市场上获得稳固的立足点。同时,服务和操作也非常重要。

受自燃和召回影响,威来为车主推出了终身免费保修政策。与此同时,关于电池老化,威来表示,所有购买威来es8和es6的第一批车主都可以享受终身免费换电服务。这也是为什么威来的一些新订单被老车主推荐的原因。威尔玛还推出了电池寿命周期管理和产品终身责任等措施。

正如戴雷所说,“市场不会给我

500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