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寨资讯
曰寨资讯
曰寨资讯 > 社会 > 兔儿爷第五代传人走进社区、公园将兔儿爷的故事讲出去

兔儿爷第五代传人走进社区、公园将兔儿爷的故事讲出去

2019-10-29 09:03:22
有店主表示,受香港近期动荡影响,灯笼销售额比往年下降五成,他们期望香港社会能恢复平稳,重拾旧日中秋佳节气氛。9月12日傍晚,新京报记者来到香港深水埗福荣街,街面有三十多家店铺,主营各式玩具,每逢中秋节

今天上午(9月13日),泥塑男妓的第五代继承人张仲强在月坛公园设立摊位,向游客讲述男妓和中秋节的故事。中秋节晚上,老北京人会安排男妓祈祷。中秋节前夕,张仲强走进学校和社区教授传统手工艺技能,讲述传统文化和民俗故事。在他看来,手工男妓再次焕发了青春,回到了普通人的视野中,这是传统文化逐渐被重视和民族文化自信的象征。

张忠手里拿着两个新揉捏的男妓。其中一个身上有70个字,是为国庆捏的。《新京报》记者侯邵青拍摄

中秋节从男妓到老北京人的精神

老舍先生在《四代同堂》中描述的中秋节场景中提到男妓,他说:“脸上没有胭脂,但嘴的小三瓣上只画了一条细细的线,红色的,涂油的;两只纤细的白色耳朵略带浅红色。这样,小兔子的脸看起来很英俊,就像兔子里的黄天巴。”

张仲强出生于20世纪60年代,小时候在收音机里听到过这段话,他想知道“男妓”是什么,是不是兔子,它和兔子有什么关系。新中国成立后,街上很难找到男妓的踪迹。张仲强根据老舍先生的描述,在他的脑海中勾勒出了小男妓的形象。他不清楚自己喜不喜欢。

张仲强捏泥巴的技巧很好。他在沙子里挖出水泥,按照通常的小鸡、自行车和大钟揉捏。在缺乏玩具的时代,这种小小的技能使张仲强成为了阳朔庙街著名的“儿童之王”。后来,他以每年两美元的价格压榨父亲,买了一本芥菜种子园的绘画传记。他买了颜料和小粘土制品来粉刷和更换。张仲强通过捏泥技术赚了零花钱。

20世纪80年代,资深艺术家将男妓带回公众视野,张仲强从老师那里学到了艺术,并开始专门制作和经营泥塑男妓。经过十几道制坯、合模、升模、浇水、刷边、装饰、压光、扎耳、烘干工序,一个可爱又敏感的小男妓出现了。

这对张仲强来说并不难,他从小就很有技巧,但讲述男妓的故事并传递它所承载的民间意义更难也更重要。

张仲强“化妆”男妓。《新京报》记者侯邵青拍摄

男妓回归传统技能与文化自信凸显

西城区大别山胡同20平方米的平房是张仲强的工作室。数百名形形色色的男妓被放在一个3米长的书架上,书架的东墙贴在墙上。在房间的中间,有两排长凳和操作台,可以容纳15到6个人同时操作。在这里,张忠已经讲述了男妓的传说数百次。

“8月15日,月亮已经圆了;男妓的家庭住在月内;挑选一百种草药制成良药。去疾病和灾难那里确保和平。中秋节晚上,四季城的孩子们把他们的小桌子放在院子里,小男妓在桌子中间,五个贡品、香蜡烛和蜡台、时令水果、月饼和鸡冠花放在前面。孩子们还磕头,崇拜男妓,举行仪式,为人民的安全和家庭的安宁祈祷。”

张仲强继续说道,“这种习俗已经有400多年的历史了。传说首都有一年的瘟疫,医生也没有药。广汉宫嫦娥旁边的玉兔来到首都治病,用灵芝和曹宪的各种植物种子捣碎并治愈首都人民。那时,玉兔做的药是我们自己的白色和红色(北京传统月饼)。"

2014年,泥塑北京男妓被评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男妓重返人们的视野。张仲强显然觉得以男妓、纸鸢、宫灯等为代表的一系列当地民俗代表物。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这些物件背后的故事,百年的工艺和民间文化被唤醒,这是国家繁荣后民族信心的体现。

五年前,张仲强开始在北京第二实验小学大兴实验学校教低年级学生泥塑男妓课,并定期在其他中小学讲授民间文化。随着中秋节的临近,张仲强忙得不可开交。他被邀请到许多社区和街道上讲授男妓的教学和文化。不管是老人还是孩子,这个故事迷住了,男妓认真地做了。

尽管张仲强仍然经营着两家卖男妓泥人的商店,但他几乎忙得没时间照看这些泥人,但商店并没有被遗弃。从过去的口碑到现在,他的商店已经成为年轻人流行的“打卡”在线商店。

过去,所有来商店的人都是70-80岁的人。他们对这种东西很熟悉,年轻时也玩过。其中有记忆和支撑。一些老华侨来买它们。但是现在,大部分顾客都是35岁以下的年轻人,这让张仲强感到欣慰。“年轻人也热爱传统文化,并愿意主动了解和深化传统文化。许多孩子来国外学习,买一些带走,并把男妓作为礼物送到国外。”

作为泥塑男妓的第五代继承人,张仲强经常受邀到国外交流民族文化和工艺。看到外国人也对男妓充满好奇和钦佩,他很荣幸在外面受到孩子们的赞扬。

在小工作室里,有许多不同形式的男妓。《新京报》记者侯邵青拍摄

在传统与创新碰撞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随着时代的发展,男妓的形象越来越丰富多样,色彩也不受传统搭配的限制。有些看起来更好玩,有些看起来更时尚,有些可以根据场景和节日自由改变。

“青砖灰瓦代表南方城市,红色代表北方城市,黄金代表内城。这是我几年前创作的作品。它包括男妓的四个九个城市。当北京人看到它时,他们会明白它的意思。”张仲强找到了另一个用红色数字70装饰的男妓,象征着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他希望国家和平,形状简单,让孩子们能够理解和适应时代。

最传统的男妓是由粘土制成的,但是现在男妓是由各种材料制成的,例如金银饰品、商店形状和网上的红色食物。男妓无处不在。这在张仲强眼里是件好事。虽然他仍然忠于传统的造型和制作方法,但只有这些观念尊重当地的文化和习俗,并不破坏文化的精神核心。男妓表达得越多,传播得越广。

"这是传统工艺的最佳时机。"张仲强说道。国家高度重视普通人热情的回归,给传统工匠以生存和展示的空间。目前,他有一个小团队专门从事男妓手工制作的工作。一个拳头大小的男妓,在塑造和站立七天之后,画和着色超过一个小时。售价从30元到50元不等。

然而,作为继承人,他考虑的远不止这些。除了生产,他想找到一个真正继承男妓文化核心的人。他还没有在学习手艺的弟子中找到答案。他有点沮丧,但他能理解,“这是一件无聊而耐心的事情,也不是一个赚了很多钱的行业。”即使从小看着自己和男妓的女儿玩耍,我也对成为男妓没有兴趣。大学毕业后,我进入一家国有企业工作。

然而,在张家,在月圆之夜放置男妓并向男妓致敬是一个必不可少的仪式。每当张仲强在外面讲课时,他也会告诉孩子们这个习俗。“通过从男妓那里了解北京文化和当地风俗,孩子们应该知道中秋节不仅是吃月饼的节日,也是向男妓致敬并祈求家庭团聚、安全和健康的节日。”

新京报记者张舒静

编辑李劼校对郭丽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