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寨资讯
曰寨资讯
曰寨资讯 > 社会 > 太牛了!一群“80后”学霸在西湖边办同学会,这些建筑都是他们

太牛了!一群“80后”学霸在西湖边办同学会,这些建筑都是他们

2019-10-25 15:49:37
虽然平均年龄已经超过了80岁,他们坚决不让年轻人插手。这次能在西子湖畔开这场难得的60周年同学会,离不开这三位在杭州生活工作同学的操持。在同学眼中,任焕章老先生也是圈内的“红人”,他主持规划设计的深圳

你能想象60周年大学生会是什么样子吗?

我在西湖遇见他们,感觉很棒。

9月23日下午,钱江晚报的记者被一张普通的红色a4纸吸引,“在杭州见面,欢迎天津大学建筑59(年级)60周年同学会之友”。

通知后面是贾子的一个同学。

在他们的同意下,记者接触了在新中国长大的建筑师,了解到这个班的“同学”有多棒。你可能听说过他们中许多人的设计作品。

Aa收费制度

微信群倒计时

这群“80后”非常受欢迎。

大厅的右边是一张桌子,前面坐着两个白发老人。老人林世茂,80岁,曾是浙江城乡规划设计院的副总设计师。坐在他旁边的是他的妻子,帮助处理财务。这些活动的费用受aa制度的约束。

老林世茂夫妇仔细看了看账单。这次聚会的费用采用aa制。

如果你还不熟悉林世茂的名字,你可以通过提到他的作品来知道。他是浙江省人民大会堂的主要设计师之一。

这次来杭州参加天津大学建筑系59班同学会的同学都是60年前在天津大学建筑系学习的林世茂的同学。虽然平均年龄超过80岁,但他们决心不让年轻人干涉。

浙江建筑设计院原副总建筑师张希邦也在查看信息。武林广场旁边的杭州剧院是他设计的。张先生说话不多,工作也很严格。参观完西天目山后,他刚刚和一些同学回到杭州。

人群中,还有一个戴着斜挎包和黑色眼镜的老人。他的名字叫董子万。董子湾1964年从天津大学建筑系毕业后,响应国家号召,在宁夏工作了23年。他于1987年回到杭州。退休前,董子万担任浙江工业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副院长。

没有在杭州生活和工作的三名学生的管理,这个罕见的西湖60周年聚会就无法举行。

董子万(左一)和林世茂讨论了下一步的安排。

“我们班有一个传统。包括2014年在内的重聚40周年和50周年都聚集在一起。这一举措在微信群推出后,讨论非常热烈。我们将每隔几天在小组中倒数一次。我们都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董先生说这次共有20名学生来了,其中金炳勋先生是专门从美国回来的。

作为主持人,张希邦(左起)被金炳勋老同学去杭州参加返校节的长途旅行所感动。

由于学习建筑,三位主持人在路线设计上煞费苦心,以便让老同学感受到杭州过去几年的变化。他们第一天参观良渚文化遗产公园,晚上去黔江新城看灯展。第二天去参观郭庄、毛家埠等地;第三天,我去了银月圣坛。然后我乘船游览了湖滨路周围的地区。之后,我一路沿着断桥和白蒂走到大楼的外楼举行告别晚宴。

多才多艺的“学生恶霸”

我专门为这次活动写了一首班级歌曲。

“我们班是学校里的明星班。我们擅长跳舞、唱歌、美术、西方音乐等等。”说起这个班级,董子万很自豪。他回忆道:“1964年大学毕业时,我们班排练了一部名为《年轻一代》的戏剧,并获得了学校唯一的一等奖。”

在这个年龄,我们仍然可以聚在一起,重聚。我们都非常珍惜它。用老林世茂的话说,“建立友谊,拥有深厚感情”。

赵新宽先生为这次返乡特别写了一首歌——“友谊长存”

多才多艺的老同学也做好了准备。79岁的上海老人赵新宽(Zhao Xinkuan)真的很帅,留着长发,穿着条纹衬衫和别致的皮鞋,颇有艺术气息。

这次来杭州之前,他特意为班上写了一首歌,名为《友谊长存》

赵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非常谦虚。他说,“在那之前,几个同学换了几个版本,一些人作曲,一些人写歌词。我只是根据同学的创作做了一些改进和改编。”

“歌词的背后,其实是我们同学友谊的真实写照,比如‘929’,这是我们班的生日,也是长期的同音词,意思是学生永远的友谊;歌词还提到‘318’,318是我们进入学校后最早的教室,我们在那里住了5年,我们所有的友谊之花都是从这里开始的。”

在这次重聚中,许多学生都记得当年的老师。“我们和老师关系非常密切。重聚前,几位老师因身体原因不能出席。他们特别向我们致以最良好的祝愿。”

资深政治家东方先生向记者回忆了60年前和同学们一起学习的经历。

来自北京的董方圆先生也非常感动。这位曾经参与过北京音乐厅等工程设计的建筑师,在60年前突然回到了他的同学生涯。

董先生告诉记者,当时的教育是比较实用的。“我们在专业实践中有三个阶段:一个是水彩实践;一是测绘实践,如承德的古建筑、故宫、北海等。,当我们过去帮助测绘时;还有一个“工头”实习,相当于在施工现场当工头。在过去的五年里,每个人都感到非常富有和充实,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彼此很亲近。”

《世界之窗》

国家海洋博物馆...

你听说过他们设计的许多建筑作品。

这个班的学生真的很好。

国家建筑设计大师、天津建筑设计院名誉院长就来自这个班。记者见到刘景亮先生时,他刚从广州来到杭州,还准备了一本自己编辑的书——天津滨海文化中心。他的作品包括天津体育中心、国家海洋博物馆、天津滨海文化中心等。

刘景亮刚到酒店,就遇到了龚舒炼和他的妻子,他失散多年的老同学。

“太幸福了,”刘景亮说,“虽然每个人都彼此不同,但他们互相关心;虽然只有五年的同学,但他们已经积累了60年的友谊。”

在他的同学眼里,任张欢先生也是圈内的“红人”。他主持策划设计的深圳“世界之窗”(Window of the World),享誉全国,负责该项目的运营管理长达20多年。

任张欢,梳着马尾辫,穿着红色马甲,是个乐观主义者。当他看到他的老同学时,他会热情地拥抱他们。

“世界之窗”总设计师任张欢与老同学董方圆握手并互致问候。

这次来的学生中,有6名是女生。

"那个时候的生活委员会成员仍然对班级的活动非常热情。"当我看到来自上海的老同学龚舒炼时,几个同学围着她聊天。

龚舒炼告诉记者,从学校毕业后,她响应国家的号召,去青海工作,然后搬到西南部。她参与了中国第一座核电站的设计,并最终回到了上海。

“我们的许多同学响应国家的号召,去了国家最需要的地方,把他们最好的青春献给了那个热点。”贡舒炼说。

在西湖的支持下,最好的时刻已经到来。

拍照时,男生主动移动椅子,6名女生坐在前排,12名学生站在后排。

“班上的男生还是那么英俊潇洒……”

时间不早了,同学们都不离开。太美了。

资料来源:钱江晚报/时讯记者兰珍、陈凯、涂和文盛瑞视频剪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