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寨资讯
曰寨资讯
曰寨资讯 > > 别轻易给自己贴标签

别轻易给自己贴标签

2019-11-04 07:35:08
外在的指导也好,协助也好,种种方法,其实都只是帮助你,让你更好地看清楚自己的内心,找到解开答案的「钥匙」。既然你已经知道自己是「有能力」的,那么,这还能叫做「缺乏自信」吗?真正的「缺乏自信」,是认为自

阅读更多精彩案例、多维视角和独家采访:中外管理杂志

(毛主义者也可以前进赚钱)

第28届中外管理官员工业与学习研讨会——2020年价值回报——中外管理

当你能面对“一切都是我的选择”时,许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作者:拉克尔

资料来源:赛义德先生

我经常得到读者的帮助。

他们的问题通常是这样的:

我觉得我缺乏自信,我怎样才能培养自信?

我觉得我有社交障碍。我怎样才能和别人相处得更好?

我觉得我太敏感了。我会把别人随便说的话放在心上。我很担心。我该怎么办?

……

事实上,许多人忽略了一点。

许多问题不是来自问题本身,而是来自你的视角和看待问题的认知方式。

正如我前面提到的:

当你把“出身家庭”视为枷锁和“压迫”,你将把你的生活“构建”为对抗。这种结构反过来会影响你的思维方式,并让你进一步感到“被压迫”。

简而言之:是你把自己置于“受害者”位置的行为让你成为受害者。

另一方面,如果你接受所有造就我的因素,平等对待过去的一切,把你的视角从过去转移到未来,那么没有什么能真正“压迫”你。

不仅仅是出身家庭、自卑情结、亲密关系、社交恐惧、压力和焦虑...许多问题实际上是一样的。

他们来自哪里?发自内心。是你的认知使它们产生了。

同样,解决问题的关键在哪里?也在你心里。

外部指导、帮助和各种方法实际上只是帮助你更好地看清自己的内心,找到解开答案的“钥匙”。

许多朋友可能会发现很难接受这一点。他们会想:这些问题确实存在,给我带来了很多麻烦。他们怎么可能是“我自己造成的”?怎么能这么容易解决呢?

但事实上,正如我所说:当你发现问题在哪里时,它已经解决了一半。

如果你不相信我,让我们看一个例子。

当我们说“我缺乏信心”时,我们想说什么?

显然,我们想要表达的应该是:我认为我有能力达到目标,但我的能力不足以“确保”我达到目标。它的成功率只有50%,60%,简而言之,不到100%。因此,我不确定我是否能成功——对吗?

但是如果我们改变主意呢?既然你已经知道你是“有能力的”,这能被称为“缺乏信心”吗?

例如,你认为你实现这两个目标的可能性有多大?

1)在六个月内,在业余时间学习python,并制定一个办公室自动化程序。

2)现在辞职,创办一家公司,力争在3年内实现1亿英镑的总收入。

对于第一个目标,你的回答可能是“有点困难,你可以尝试一下,但可能不会成功。”第二个目标,许多人的反应可能是大喊“这怎么可能!”“那个。

那么,这两种情况中哪一种是真正的“缺乏信心”?显然,应该是第二个。

真正的“缺乏自信”是相信一个人“没有相应的能力”和“做不到”,对此毫不怀疑。这是缺乏信心。

当你清楚地知道“你有能力”,但这种能力不足以让你百分之百确定时,你是“缺乏信心”吗?

不完全是。

你只是害怕这种不确定性。

同样,其他问题也是相似的。

真正的社会障碍:没有人喜欢我。

虚假的社会障碍:有时我表现很好,有时我表现不好。当我表现不好的时候,别人会不喜欢我,所以我会尽力表现好。

真正的自卑情结:我什么都做不好。

虚假的自卑:我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失败意味着我缺乏能力,所以我不能失败。我必须成功。啊,压力很大。

真正的敏感:我确实又出丑了,现在我不能在他们面前完全抬起头来。

错误的敏感性:我知道别人可能不关心它,甚至完全忘记它,但我自己就是忘不了它。我总是感到尴尬。我该怎么办?

等等。

乍一看,这些内容看起来像文字游戏,但我想告诉你什么呢?

真正的问题往往植根于当事人的内心,并已成为他们认知风格和思维框架的一部分。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也没有办法摆脱它。

因此,我们会说,最难改变的是什么?他们坚信自己“没错”、“没病”和“没问题”。

就像那些坚信“我是为你好”的朋友一样;那些坚信“年轻人应该吃苦耐劳”的老板;那些“你知道吗,听我说”的长者...

一旦你注意到它,它意味着“框架”已经“松动”。

你已经完成了从“未知”到“已知”最困难的一步——剩下的只是调整认知并慢慢改变。与这一步相比,一点也不难。

这是认知的力量。

你一定还记得我提到的“自我耗尽”。心理学家罗伊·鲍迈斯特(roy baumeister)在21世纪初提出了“自我耗尽”理论,认为意志力是一种可以通过锻炼消耗、恢复或提高的资源。然而,近年来的反复实验基本上证伪了这一理论——这是我以前说过的。

这里面有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心理学家卡罗尔·德威克做了一系列实验。结果表明,在某些情况下,确实存在自我耗尽的现象。参与者完成自我控制任务后,他们的“意志力资源”减少,注意力和敏捷性降低,休息后恢复。

那么,在什么情况下会出现这种结果呢?答案是:当参与者坚信“自我耗尽”时。

也就是说,当人们坚定地认为“意志力是一种需要在消耗完一点点后才能恢复的资源”时,它实际上和他们所相信的是一样的

当研究人员告诉他们“这个理论已经被证明是错误的”时,这种现象就消失了。

同一组人在接受了这个新观点后,又做了同样的测试。结果,自我消耗的现象消失了,参与者的注意力和敏捷性恢复到正常水平,没有人声称“我的意志力需要恢复”

有鉴于此,卡罗尔想:大多数时候,我们能力、障碍和问题的来源是什么?他对自己的态度和认知。

你可能不熟悉卡罗尔·德威克,但你一定听说过她的一个理论——固定心态和成长心态。

当你认为你的能力是固定的,而你糟糕的表现证明你做不到时,你可能永远也不会进步。

另一方面,当你认为你的能力可以提高,你所经历的每一次挫折和失败都是为了积累未来的经验时,你的能力和表现会逐步提高。

卡罗尔坚定地认为,我们是什么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如何看待自己和我们相信什么。

虽然关于成长心理的理论有很多争议,但它仍然是一个非常有用的理论:它会让你把目光从外向内转移,告诉你除了你自己,没有什么能限制你的脚步。

回到上一段。

如前所述,大多数时候,你根本不是“缺乏信心”,而是害怕什么?不确定性。

事实上,这是许多问题的根源。

大脑不擅长处理不确定的事情。因此,面对不确定性,为了避免“停工期”,大脑会走捷径,调整我们的认知,给我们“贴标签”。

我们经常犯的许多认知偏见和谬误实际上是从逃避不确定性开始的。

例如,最常见的有:

黑色还是白色:“你站在哪一边?”这是一支友好的军队。别开枪。"

为什么我们要把讨论变成“两军对抗”?为什么中立不能被容忍?这仅仅是因为大脑只能理解简单的“是或否”,不能处理更复杂的情况。

所以,在许多辩论中,你会看到,你实际上在看什么?站成一排。过分追求“理性的客人”观点通常不受欢迎。是因为这对顾客不好吗?不,只是因为对许多人来说太难理解了。

概括地说,“四川人能吃辛辣的食物吗?”“我只是运气不好。”

概括是什么意思?整体的一部分被提取出来,用作对整体的判断和认知。原因也很简单:大脑很难处理“多重因素”,所以只有其中一个因素可以被放大以简化不确定性的认知成本。

大多数时候,它会导致刻板印象。这是一种很方便的思维方式,但是如果我们只按照陈规定型观念行事,我们永远也不会真正了解外面的世界。

心理过滤:“我告诉过你我做不到。”“我知道它会失败。”

心理过滤是指从现有的事实或想法中提取一部分来支持自己的信仰——通常是消极的信仰。在这种思维的驱使下,我们将在大脑中设置一个筛子,只允许那些“符合错误信念”的思想通过。

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会越来越强化我们的思想,从而形成恶性循环。

为什么会这样?原因是大脑害怕损失,并且讨厌损失。因此,它需要告诉自己“损失的这一部分是可预见的”,也就是说,通过将不确定性强行转化为确定性来“加强”其抵御风险的能力——尽管这只是一种错觉。

有条件的思考:“我必须在5点前完成任务”和“我必须这样做,否则会导致灾难。”

有条件的思考是一种负担。它是“自治”的天敌,它会限制我们的脚步,让我们听从外界的指示。

原因也不复杂:我们不愿意承担“独立选择”的后果和风险。因此,我们把选择变成了“有条件的限制”,把自己从“我必须做”变成了“我必须做”,从而推卸了我们的责任。

……

仍然有许多相似的认知偏见,没有一一列出。正如你所见,基本上,它来自大脑对不确定性的恐惧和“抄近路”的想法。

正是这种思维让我们陷入误解,迷失在消极的思想和信仰中。

那么,这种情况如何改变呢?

关键是重建我们的认知。

第一步是撕掉你身上所有的标签,不管是别人贴的还是你自己贴的。

我们总是喜欢给自己分类,喜欢按照某种固有的模式生活和工作,害怕“与众不同”。然而,正是这种行为模式束缚了我们,使我们陷入了类别的枷锁和限制之中。

简而言之:你认为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你会按照这种模式生活,成为这样的人。

这是一个负系统循环。

如何打破这个循环?请撕掉你的标签——丢掉“我是谁”的观念。让自己“零”。

是什么取代了它?

我建议你使用这个“bhdw模型”来帮助你计划和思考:

贝: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有:要成为这样一个人,我需要达到什么目标?

做:我需要采取什么行动来实现这个目标?

在这个过程中,我需要遵循哪些原则?应该设定什么样的标准?

这是我经常使用的模型。它可以帮助你注意那些真正有用的东西,避免用力绘画。

要改变自己的认知,走出“如何走出困境”和“如何改变现状”的思维,关注可能性,思考“我能做什么”和“我能赢什么”——这是一种更积极有效的思维方式。

最后,简单介绍一些技巧,希望对你有用。

1.可能的领域

在大多数情况下,面对不确定的未来,我们经常看到最极端的一面。我们会想象最糟糕的后果,沉浸在焦虑和压力中,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如果发生了呢?

这叫做灾难性思维。它是人类进化过程中应对环境风险的能力。但是在现代社会,它带给我们的是更无意义的压力。

如何处理?不妨问自己这三个问题:

这最糟糕的结果是什么?

最好的结果是什么?

最有可能的结果是什么?

这三个问题不是凭空决定的,而是需要收集信息、仔细判断和考虑许多可能性。事实上,这个过程也是一个让自己平静下来并慢慢调整认知的过程。

只要你发现事情“不仅仅是最糟糕的”,你就能非常有效地减轻压力。

2.重新定义

这项技术可以与上述“认知重建”结合使用。

例如:“我是一个古怪的人,所以没有人喜欢我。ゥ?

那么,你不妨问问自己:“古怪的性格”是什么?它的定义是什么?

然后,列出你认为自己“古怪”的证据,并逐一写下来。

你可能会发现自己感觉很奇怪,但是当你写出来的时候,似乎很可能...实际上没有这么多?

接下来,对于你列出的每一项证据,问问你自己:还有别的解释吗?其他人会怎么想?

最后,回到“古怪”的定义,问问你自己:在所有这些步骤之后,你在多大程度上仍然认为自己“古怪”?

经过以上过程,我认为,你必须对自己有一个新的认识。

3.魔鬼代言人

这是我经常使用的一种方法。

什么意思?简而言之:即使你认为你的观点“非常正确”,你也可以试着站在相反的一边,捍卫相反的观点。

试着收集相关证据,列出逻辑支持和论据,甚至提出不受约束的可能性来寻找强化对立观点和削弱你原来立场的方法。

这不仅是一种思维练习,而且非常有效地帮助你从更高的层次鸟瞰全局,从而更客观、理性地认识自己。

4.重定向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技巧:用“我能”和“我能”代替“我应该”和“我必须”。

它看起来很简单并且没有技术内容吗?然而,即使如此轻的一步也能有效地帮助你放松和重新激活你对控制和自主的感觉。

例如:

“没时间了,我今天必须完成它”→

“我今天可以完成它。”

“我今天又很忙,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

“我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最重要的事情,让我看看我能做些什么。”

“我别无选择,只能这样做”→

“这是我的选择,我已经决定这样做”。

慢慢地练习这个方法,直到你习惯为止,你会发现许多认为没有办法的人只是在欺骗自己。

当你能面对“一切都是我的选择”时,许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阅读更多精彩案例、多维视角和独家采访:中外管理杂志

(毛主义者也可以前进赚钱)

第28届中外管理官员工业与学习研讨会——2020年价值回报——中外管理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