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寨资讯
曰寨资讯
曰寨资讯 > 社会 > 王天岗创业维艰 感叹美好生活来之不易

王天岗创业维艰 感叹美好生活来之不易

2019-12-02 09:05:11
10月1日晚上,张先生一行人去参加了深圳湾的烟火晚会。结束后两个小朋友在卖水,但由于没有网络,张先生没办法扫码付款。张先生一行五人共买了五瓶水,花费十元钱,可走到有网的地方,才发现拍摄的照片看不清楚,

20世纪80年代中期,寿光市上口镇的王天刚转业后回到洋口盐场工作。一个五口之家挤在一间大约10平方米的平房里,每天晚上他们都会拿一张小板凳坐下来看电视。他们家的水龙头一年到头都在流盐水。淡水不仅用水票购买,而且限量供应。洗过的衣服经常变得“白热化”...回首当时的生活,与共和国同龄的王天刚深受感动。原来的盐碱滩现在已经成为新的工业城市。

服役16年后,军队换了工作,搬到了洋口盐场。

日前,记者来到滨海区建国门外大街大成区,见到了70岁的王天刚。他很瘦,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深色头发,慈祥的眼睛,白色衬衫和灰色裤子,看起来很整洁。

王天刚是寿光的一个朗朗上口的人。“我的英雄瞄准四面”。1969年,20岁的他参军并成为一名士兵。从当时的福州军区警卫队到福州军区卫戍区第一师,王天刚在部队服役了16年,从一名小战士成长为军官干部。

1985年,王天刚从福州军区调到山东省洋口盐场保卫办公室,后来又调到洋口盐场纪委。“那时,我妻子在洋口盐场机械厂工作,所以我换了工作,去了洋口盐场。”王天刚说道。

1988年,由于工作需要,王天刚被调到洋口盐场,2002年,王天刚从盐销售处退休。

供销合作社供应限量红糖。买红糖需要一周时间。

王天刚回忆起自己对洋口盐场的第一印象,连连叹息:“这里荒凉,太荒凉了。这是一个盐碱海滩。洋口盐场只有一栋办公楼,其余都是平房。”当时,洋口盐场位于农村,交通堵塞。出去很不方便。“汽车站每天只乘一辆公共汽车到潍坊市,早上8点出发,下午12点到达,每个车站都必须停车。它非常慢而且不稳定。”王天刚回忆道。

王天刚被转移到距他家约10英里的洋口延长一电厂工作。这条路又窄又崎岖。骑自行车去工厂花了他半个小时。如果刮风,天气不好,他根本不会开车,而且经常要花一个小时才能到达工厂。“看着短距离,走路很困难。风很大,尘土飞扬,所以我根本看不见路。”王天刚说道。

当时,洋口盐场附近没有市场。每五天就有一次购买日用品的聚会。整个盐场只有一个供销社,供销社东西不多,只能满足日常需要,经常会遇到钱买不到货的情况。王天刚清楚地记得有一天,当孩子想吃糖和火时,他的妻子做了一顿美餐,发现家里没有红糖。他派他去供销机构买红糖。他步行2英里去了供销机构。结果,供销机构卖完了红糖,需要一周时间才能到货。绝望中,他的妻子不得不把好面粉烤成一个大蛋糕。

在那些原料短缺的日子里,酱油的供应量有限,而且往往很晚才供应。王天刚说,每个假期,供销社都会带来一批酱油,服务员会计算每个人的分数。如果给予更多,后面的人将徒劳地排队,这使得很难再买酱油。“那时,供销社每个月底都要关门3天,即使你有急事,也买不到任何东西。”王天刚说道。

300多人在工厂里看了一台14英寸的黑白电视。

换工作后,王天刚和妻子住在羊口延长机械厂宿舍。一个五口之家住在大约10平方米的平房里。冬天冷,夏天热。除了床、桌子和长凳,这个家庭甚至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更不用说任何娱乐项目了。

当时,整个机械厂有300多人,整个工厂只有一台14英寸的黑白电视。当大人下班,孩子们下班时,他们挤进机械厂的广场看电视。放学后,孩子们坐在长凳上就座。成年人吃了足够的米饭,给孩子们带来了馒头和泡菜,同时看电视。如果他们迟到了,就没有地方可去了。”王天刚说,当时只有中央电视台和山东电视台,播放的电影也很少,但每个人都津津有味地看着。“每天晚上,我们先看新闻广播,看新闻广播,看电视剧,比如《地震》、《雷霆战警》。直到“再见”这个词出现,我们才不愿意离开

当时,电视从室外天线接收信号。如果信号不好,你还是得四处看看。每天晚上,谁先到广场,谁就先调整信号,向东和向西转,直到信号发出。如果它赶上了风,信号会在经常观看后被切断。有时当信号被调整,电视剧结束时,每个人都失望地回家,但是第二天他们仍然早早地来到广场看电视。

出票时,淡水龙头里只有盐水。

住在洋口盐场,最困难的问题是征兵。洋口盐场位于盐碱地,淡水相对较少。每个人都把淡水视为“财富”,除了烹饪之外,都不愿意使用淡水。洋口盐场有一口井。里面的水是甜水(淡水),但需要用水票购买。每个月,工厂都会根据家庭情况发放水票。甜水的供应有限。每天早上,下午一个小时,返回的水将储存在水箱中。全家人都会存钱,直到月底才勉强度日。每次我打水,我都要排很长的队,直到水用完。我不得不等到第二天排队等候。如果我急着做饭,我只能从邻居家借水。

在洋口盐场,除了做饭、洗衣服、洗脸、洗澡和洗菜之外,还使用盐水,因为盐水是无限期免费提供的,没有限制,而且家里的水龙头是打开的,可以和盐水一起流动。每天做饭时,王天刚的妻子先用盐水洗碗两次,然后再用甜水洗碗。洗碗后的水不愿意倒,用来洗衣服或擦地面。盐水是高度含盐和碱性的,洗好的衣服干燥后会变白,俗称“白粘土”。即便如此,每个人都不愿意用甜水洗衣服。“那时,几乎每个人的衣服上都覆盖着白色粘土,每个人都习惯了。没有人嘲笑任何人。”王天刚说,长期使用盐水不仅会使衣服变白,还会导致沐浴后皮肤上出现一层水碱。

回想起当时那些艰难的日子,王天刚不禁感叹现在的美好生活。“现在生活还是不错的。甜水无处不在,可以随时使用。”王天刚表示,苏打厂于20世纪80年代末竣工后,在今天的罗城街钻了一口深井,并铺设了通往洋口盐场的管道,以解决用水问题。后来,龙泽水库建在沿海地区,有自来水,完全保证了周边地区居民的饮用水。

70年后,王天刚对现在的美好生活非常满意。这对老夫妇经常去任何地方旅行来享受他们的晚年。“起初,盐沼变成了新的工业城镇,祖国变得越来越强大,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好。感谢中国共产党。”王天刚说道。

记者刘燕

个人简介

王天刚,男,中共党员,1949年8月出生于寿光。1969年加入福州军区,1985年调到山东洋口盐场保卫办公室工作。他后来担任洋口盐场发电厂副主任、盐场党支部书记、盐营销办公室主任。他于2002年退休。在工作中,他努力工作,努力工作,得到同事们的一致认可和赞扬。被授予山东海化集团有限公司优秀共产党员称号,潍坊市优秀纪检干部称号。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 快乐十分购买